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典故共赏 - 详细内容
盲师郝金阳和他的算命故事
发布时间:2011.11.10 新闻来源:八字算命 浏览次数:
 


盲师郝金阳先生遗像
香港算命大师算命先生风水先生香港黄大仙房屋风水楼盘风水保生儿子保证生男孩办公风水住宅风水 玄空风水大师 宝宝起名 婴儿起名 取名公司 风水用品

    金阳老先生是一位盲瞽命师,1930年闰六月初三寅时出生于山西五台县山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20岁双目失明,从盲师学艺,得授真传,以算命为生。郝先生论命言简意赅,切中要害,常以诗句或顺口溜方式为人说命,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由于应验奇准,所到之处俱留下神算佳话,名闻遐迩。今略举几例,勾史索陈,让读者了解命学的至高境界,以励后学。

不白之冤
    早年,郝金阳先生走街串巷,以卜命为生。一日到了某村,一位老妇人要为子测婚姻,儿子已经三十多了,因为家穷一直未讨到媳妇。报过生曰时辰牢门,明年招婿到邻村,喜门开,牢门进,一对鸳鸯两拆分。”象这样直言不讳铁口金言般的论命方式是先生惯用的,他很少用似是而非的江湖套语,常常是一语道破天机,不留一点隐语活话,这叫艺高人胆大。但此时话语一出,马上招来老妇人的不满,说他儿子要坐牢当然不高兴,不仅没给一分钱,郝先生掐指一算,用一首诗述其儿的婚姻:“动喜门,开,而且留下一句:“胡说八道”走了。先生叹了一口气,钱没赚到,反惹了言语,这是何苦来着,早知如此,还不如说几句好话,既让人家高兴,也不会落个空口。

  事情到此并没有完。一年过后,郝先生又来到该村,又走入这条胡同,不想传来一阵叫骂声,仔细定听,才知是骂他。这老妇人蛮横无理,硬说是他瞎人坏了良心,咒他儿子,是个丧门星。面对如此蛮不讲理的人,又没法与她辩个是非。换一顿骂,先生抱着一肚子冤屈离去。随后向旁人打听个原因,村里人对这妇人的言语非常不满,详细道出他儿子的事情来:原来,就在郝先生推完命后的第二年春天,果真她儿子被邻村一位死了丈夫并带着一女儿的寡妇招了女婿,生活还算过得安宁。当年秋天正在秋忙季节,媳妇忙过自己家的农活跟丈夫讲:“我先到你娘家帮忙收割,你在家干点杂活儿,过一两天你也来帮帮,你娘一个人不容易。”媳妇走了,留下他和媳妇的那个女儿。

  那女儿年龄16岁,成熟太早,母亲一走便与村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公开来往。这位继父看不惯,心想:与其让别的男人占了便宜,还不如我显患。此邪念一起,便干出了蠢事。后来的事就是媳妇和女儿把他告上法院,以强.奸罪判刑入狱。

  我们不禁要为郝先生的推命本事叫绝。这妇人不提早设防,规劝儿子遵纪守法,不怪他儿子行为不检,反怪事先为她预测出来的先生,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中国第一 起名专家 赵易 风水专家 国际风水 风水大师 易经 取名公司 品牌取名  


未破成的婚事 
    郝先生当年走街串巷为人算命,一日来到一村,一位中年妇女要求测命,郝先生列出八字后问她:“算命有求财、求子、求官;有测运、测灾、测婚你要问什么?”这位中年妇女道:“我丈夫外出已经多年,杳无音信,你看他是活着还是死了,将来能不能回来?”郝先生答:“从你命看你丈夫不是外出,他现在怎么样你是知道的,你不要说假,依我看你丈夫不是在坐牢就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是不是?”

    妇人一听,知道郝先生的功夫决非一般,便说:“是的是的,你说的对,我丈夫瘫在床上已经好几年了,我是问我多活儿才算熬到个头?唉!”
    一听这话便知这妇人不想侍候她老头了,郝先生看出她已红杏出墙,便不再跟她客气,把她所干的事情顺口道来:“丈夫在家不能动,你早就在外有了情,男的小你十几岁,你是想问你们何时能成婚,对不对?”

  “先生你说都看出来了,我也不隐瞒了,是这么回事,你看我们成不成?”那妇人说刚说完,郝先生就讲了:“你还有隐情不能说,我看你的两手准备已作好,如果你丈夫活不久,你就等着嫁给他,如果你丈夫活得久,你准备将你女儿嫁给他,这样他还是你家的人,你心中早把主意定,问我有何用?”

    “先生你真是活神仙,能把我的心中想也看透,事到如今我只有直问你了,你看我老头他的病还能活几年?以让我早做打算。”

    郝先生答:“你既问道此我也就直说了,你老头过不了今年冬,明年开春你定完婚。”

    命算到此本该完了,没想到又来一件蹊跷的事情。这个村子有郝先生的一个远亲表哥,长年也不来往,正巧今日被人家认出就请到这位表哥家中做客,进了家表哥就问给那位妇女算了个啥,郝先生把刚才的话如实道来,表哥听了后唉了一声说:“金阳你不知,与她好的那个就是咱家二小子,一个小伙子与一个快跟他娘差不多大的寡妇结婚,你说这成何体统,我们劝说都没用,待会他回来你帮我们说一说他,或许他会信你的。”表哥的求情郝先生满口答应,但还是说:“我虽可以说,但也不一定凑效,看看他的命,如果他命中不该找个二婚的,还是有希望。”

    表哥说了二小子的生日时辰,郝先生推后发现命该找个二婚,还没有子息,那一定是没有更改了。便与表哥说:“侄子的命也是如此,不过是咱自家人,等他回来后我劝劝。”郝先生知道劝也是枉费心机,没有用的,也只是为进一份人事罢了。

    一会儿二小回来了,郝先生竭力劝阻试图破这门婚事。事实上不仅没有破成,还于第二年二月正式与此女结婚。事后他也十分不解,一个大小伙子怎么非要与一个不能生育的半老太婆结婚?再次来到此村时便问起此事,村里人说:“那妇人虽已四十过头,可长得如同二十几岁,十分迷人,你看不见当然不能理解了。”原来如此。   


死六口
    我在未认识郝先生之前,由于自己水平的缘故,认为看命只是个概率,不可能准确到很高,但这种认识在我认识师父之后就变了。郝先生曾算过一个十分神奇命例。我们五台有一个槐荫村,有一年发生了一件土窖倒塌至使一家人死亡的惨剧,那一家人中只活下兄妹两人。其中哥哥去师父那里去算命,一报生辰,师父说:“出了大事了吧,你已经来晚了,你家的凶灾死了六口!!” 那人惊闻先生的神奇。惨然说:“事已出了,我家死了五口,父、母还有一弟、我妻及我儿,五口人死了。”

    先生说:“按我推是六口,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也死了?” 那人猛然想起,他家还有一头骡子也在那次灾难中不幸了。牲口也算一口呀。
    那人跟他的妹说了算卦之事,妹不信,说世上哪有这种人,一定是预先知道此事了。于是第二天一个人去了先生那里去算命。报了生辰,郝先生说:“昨天来的是你哥哥吧,一模一样,什么也不用说了,晚了,死六口。你们要是早点来,可能还有得救……”

  我对这样的断例非常神往,正在想法找到这一对兄妹的命。他们已迁出五台,但已得到线索,找到的话一定在网上公布他们的命造,以飨读者。


实话实说 
    尽管郝先生曾为自己的直言不讳蒙受过不白之冤,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吸取教训,依然不会用美言美语哄骗别人的钱财。用他的话说这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也有沾光的时候。

    有一年他来到某村算命,村里人不知道他的底细,只有零星几个人算,自然郝先生把他们的过去推得很准,问到未来,每个人都是好和发财之类的话。有的人不免生疑:这人是不是唬咱们呢,怎么个个都是好,没有不好的?于是有人出了个主意,想探探先生的底,将村子里一个乞丐的生曰时辰问来,并多掏一份卦钱,说:“我的一个侄子,先生给看一看”先生立好四柱,思考片刻,开口说道:“此人死了爹嫁了娘,十八岁提棍去讨饭,一直讨到五十四,一命归天见阎王。”不仅算出他是个乞丐,连死爹嫁娘的事也推准了。“谁说先生只说好的?这个乞丐就没算他好”乡亲们信服了,争先恐后抢着算。此一炮打响,在那一带叫出了名声,还赚了不少钱。

    郝先生讲到此,我插了一句:“您就不怕说错了,把饭碗给砸了?”先生说:“我一生胆小谨慎,人在外地,更不敢胡言乱语,没有十分的把握我是不会轻易下断语的。”听了先生的话,那些不相信算命的人和认为算命不准的人会有何感想呢?


急转弯 
    诸葛一生谨慎,也会痛失街亭。对于身怀绝技,走荡江湖卖卜为生的郝先生不仅要断命出言谨慎,万事都得谨慎,以防招来是非,惹出骂名。
    有一次来到某村,因为这村他以前来过,村民们对先生的本事早有领教。一位熟人热情地将先生迎到家中,顿时屋子里挤满了人。有来问命的,有看热闹的。一位中年男子先报了生曰时辰。排定八字,先生没讲别的,就顺口来了一句:“你东门里来西门去,全村的女人们你跑了个够。”一听这话就知是说他作风不正,好嫖乱搞。郝先生哪能料到这人的媳妇就在现场,此言一出惹来麻烦。大概是那媳妇也知道他男人名声不好,于是就开始数落她丈夫:“知道你不是好东西,你听听人家先生怎么说,在外面搞了多少,回去跟你没完……”先生一听坏了事,夫妻俩这样闹下去,不就成了自己的罪过。可说出去的话如泼出的水,怎能收回来?再说他所断的根本没有错。于是来个急转弯,接着道:“多亏你东门里来西门去,要不你克十个老婆也不够。”众人听后,附和着劝解道:“你男人克性太大,把他的克性分散给别的女人,等于救了你的命,你还骂个什么。”于是一场风波平息,那女人也若有所悟地说:“原来这都是命”。


光棍离婚
    一日去一村算命,一个穷汉出于考考先生的目的,拿自己的命问,并说:“我家老婆与我吵了架,领着孩子回娘家去了,能否看的出她何时回来,会不会与我离婚?” 郝先生将八字一排,断定此人光棍一条,于是顺口便来一句:“没有老婆你问离婚,想娶老婆是万不能!!”那个问命的人灰溜溜走了。结果直到现在,此人还是光棍一条。


公奸儿媳 
    在我师兄的家的邻村,流传着郝先生一段算命故事。后来师兄还特意问过师父此事,他依然记忆犹新。
  那时还在七十年代,大家都很穷,算一命才两三毛钱。但这村的村长比较有钱,又十分信命,于是请先生到家里,说想详批一个终身命,问先生需多少钱。先生说:“当看命择收。”报出八字,先生知他这村长得外财不少,本不想为其算命,就开口要30元。这在当时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相当于一个壮劳力一月的收入,原想他会嫌贵不算了。没想到村长说没问题,只要算准就行。先生只好给他算了。

    先讲过去,先说父母子女,又一年一年讲,村长在旁边一一应证,准确无误。为了慎重,村长还请了一个文化较高的人,为他记录。当说到近年发生的事时,先生说你独子难,当死于去年。应对后又说:“有的话不知我当讲不当讲?”村长说:“有什么话当讲无妨”。先生道:“你是公奸儿媳,有没有此事?”那村长一听,坏了,这老头什么也知道,忙说:“不说这个,往后讲,这话不要记。”先生知道这下给他算对了,说:“有的话你就承认,没有的话算我算错,我走人。”那村长哪好意思当着外人承认此事,忙催着先生往后说。先生本不想为他算,这下非让他说出对错来不行,一时僵持不下。先生说:“你不讲我也不给你往后算命了,我已推了你大半辈子,你给我二十元我走人。”村长不给,两人争吵起来,这时外边人听到吵架声纷纷来看热闹,村长一看不好,这下让全村都知道了可怎么办,于是给先生二十元,打发他快走吧……

    原来,村子里早已传着村长与其儿媳通奸之事,只是谁也没有证据而已。去年,结婚不久的村长儿得病去世了,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老婆又没法生养,连个女儿也没有,村长家有钱,眼看断了后,这财产也没个继承。于是村长与他老婆商量,趁儿子刚死不久,与儿媳妇同居,如能怀孕,对外可以看做是儿子的遗腹子,对内也是咱自己的骨肉。老婆同意了,就这样与儿媳同居了几个月,可不见儿媳肚子大,再时间长了会露馅,老婆后来也不干了。村子里只是奇怪,儿子死了儿媳妇怎么还在他家住着,于是人们猜测,想不到先生这一算,得到了证实。


羊蹄子,干饼子 
    郝金阳先生,年轻的时候走村串乡赵易风水为人算命,常常居无定所。 有一年,郝金阳先生到了山西原平,住在一家车马店里。 车马店现在很少有了,在以前的时代,是接待赶大车的人的,连人带车马,店老板一般都有不菲的收入。 而郝先生孤身一人住一间房,且一住就是十几天,自然影响了车马店生意。这下,老板不大乐意了。 这天上午,郝先生还未出门,老板打个呵呵,进房来找郝先生。
    “郝先生,我和您商量个事儿。” “ 啊,您说。” 老板搔搔头,说道:“听说您算命算得挺好,我也有点事情想请教您。。” “好啊,您什么事情说吧!”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老板继续说道:“如果你这次算对了,那以后到小店来,白吃白住,如果不对呢?那今天就走吧,以后也请到别的地方下榻了。”
    郝先生心想,好事情啊:“那您说要算什么吧?” 老板大手一挥:“你就算算我今天中午吃什么吧?” 郝先生一听,这不是为难我来了吗?但人在屋檐下,也只好应承下来,问来老板的八字,开始仔细推敲起来。
     半晌,郝先生抬起头来:“我算出来你吃什么,你可不能临时改!” “那是自然。” “ 那么”,郝先生说道:“你今天中午吃一个干饼子,加个羊蹄子。” “哦?”,老板一楞,接着哈哈大笑:“郝先生,你这次肯定算错了,我老婆正在厨房里和面呢,我们今天中午吃捞面!”说着,老板伸手拍了拍郝先生的肩,掀起门帘,扬长而去!
    郝先生一想,既然算错了,那就收拾铺盖准备走人吧。
    话说两头。那天中午,老板到厨房正准备吃捞面,突然后院一声长嘶,一个客人的骡子惊了,撒欢直奔大路而去!
    那时候,交通也没有现在发达,什么汽车、摩托车都是稀罕之物。老板放下碗,也象受惊的骡子一样,撒欢直奔大路而去,追! 等到把骡子的思想工作做通,领着回到车马店,早过了吃午饭的时间。老板又困又累,拴好骡子,还想着吃那碗捞面呢。 进厨房,掀锅盖,锅里空空如也! 老板把老婆喊来,老婆连忙解释:“你中午一走,我娘家的兄弟领着个朋友来了,把我做的面都吃完了。” “那家里还有什么吃的?” “半下午的,我也懒得做了,灶台上还烤着个干饼子呢,你就将就先垫垫吧,晚上我再做些好的。” “那我也不能光吃干饼子吧!”老板问道:“还有什么菜?” “我想想......哦,还剩个羊蹄子,要不,我给你热热?” 老板无奈,一手一只干饼子,一手一只羊蹄子,心里只有念叨着两个字:“妈的!” 著名风水大师 赵易 上海算命大师 起名 预测大师 公司起名 房地产风水 杭州风水 别墅风水 堪舆风水 台湾算命大师 
    去年听人聊起这件事,说那车马店的老板还活着,倒也没有食言,后来郝先生去他家住店,再也没有付过钱。
 

(文/网络转 图/本网站编撰)


本文属本上海风水起名网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脚注信息
上海酿名创意有限公司   电话:021-56321238 13817805433   地址:上海市共和新路4703弄103号101室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上海酿名创意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 2012   ICP备09086733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1198号